猫作鬼

会写点文,会画点画

黑天鹅【双狙/ bg/有车】

因为露骨描写被各种屏蔽搞得身心疲惫……

正装半藏x黑天鹅百合

有车

请看官移步微博
https://m.weibo.cn/3589122137/4258229049150928

存脑洞/bg/复健

上一篇文还是2年前写的……
双狙:西装革履的斯文败类少爷与冷冰冰的芭蕾舞者少女
76天使:沉稳的士兵和刚入伍的实习医生
麦黑影:“你陪我睡一晚,我就给你要的情报。”紫头发的女人把酒杯搁在牛仔面前,不怀好意地微笑
……

临摹的光影练习。但是画面暗部有些发灰和脏,希望有大佬能指点一下

《猎杀独狼》的继章
因为是飙车所以会被和谐
贴一个新浪微博地址,喜欢的可以前往观光
http://m.weibo.cn/3589122137/3998642916530878?sourceType=sms&from=1067295010&wm=9848_0009
ID@小小小团圆_
这些你们的支持,爱你们唷

猎杀独狼

ooc有/私设有/bg/双狙组/继篇有黄♂暴情节怕被和谐就不贴了,等吃的人多点再放出来XD
黑百合带女猎手皮肤,半藏带独狼皮肤

岛田半藏斜倚在国王大道二楼的阳台护栏上,漫不经心地擦拭自己的武器。若非情况需要,他不会来这里。
刺眼的白炽灯,花哨的店铺招牌,曲折蛇行的街道,都透露着浮躁。半藏不屑地撇了撇嘴,闪身进了房间。他径直走过柔软的沙发,靠着墙盘腿坐下,闭目养神。
只有愚者才会用这些徒有其表的东西填满自己空虚的灵魂,这个地方唯一的价值在于它给狙击手提供了完美的狙杀点。
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,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街角。半藏依然屏息盘坐,但身上蓄势待发的灰狼似乎在黑夜中睁开了眼睛。
捕猎开始。

“黑百合”艾米丽·拉克瓦蹲在阳台,百无聊赖地抱着自己的爱枪,看着那辆加长林肯像残疾人一样一点一点朝她的方向挪过来。若非车头有“黑爪”的喷漆,她真想一枪崩了驾驶员。是司机水准太差,还是她的暗中护送不能让他们安心?
不过警惕还是要有的,眼红车上那个保险箱里的东西的人不少。她吸了一口夜晚的寒冷空气,站起来活动筋骨。
却突然发现了一丝异样。这突如其来的兴奋感让她浑身一阵战栗。
那种感觉无法形容,只能意会——就像,就像——
猎人对猎物天生的感应。
艾米丽启动了目镜,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自己的岗位,从房间里溜了出去。

半藏聚精会神地蹲守在车子的必经之路上,左手轻掂着锋利的箭矢。他有绝对的把握能一击致命,然后在黑爪的特工发现前顺利的拿走那个保险箱。
半藏的拇指轻轻地摩挲着箭头边缘,观察周边可能有敌方狙击手或特工的地方。
那个女人,黑百合,似乎不在。半藏轻轻摇了摇头,有点遗憾,失去了一个手刃她的机会。
他尤记得上次两人的交锋,一颗子弹深深地嵌入了他的左肩胛,如果不是他被绊了一下,这颗子弹大概会穿透他的胸腔。而她毫发无损地站在高处,举着枪,那轻蔑的微笑是对他最大的讽刺。
半藏无数次在靶场练习时,总是把头颅破碎的机器人想象成黑百合那张精致又骄傲的脸。他坚信,亲眼见证这一幕的时刻不会太远。
比如现在。
半藏迅速转身,拉弓,瞄准,射箭,一气呵成。音波箭迅速朝走廊尽头的黑暗处飞去,但没有传来血肉撕裂的声音。
没关系,半藏抽出第二支箭,只有他能看见的蓝色波澜荡漾在黑暗里,一个红色的身影从走廊另一边跳了下去,又飞快地上到另一边的屋顶。
半藏贴着墙移动,预判着距离,音波箭消失后一秒,他不假思索地往左上方射出了爆裂箭。这次好像打中了什么,但明显不是致命伤,半藏抽出第三支箭,拉满弓弦,等待着目标的出现。
一声枪响,半藏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判断,迅速朝一个方向射出箭矢。子弹与箭头同时相撞,在空中炸开了一团不规则的金属粉末。
半藏冷冷地看着掉到地上的半截箭身,抽出了第四支箭。
“好久不见,你看起来恢复的不错。”
女声随着清脆的高跟鞋声一同响起,艾米丽从角落里走出来,眼神藏着试探,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。这种神情令半藏反感,他没有说话,退后一步,拉满弓箭。
艾米丽耸耸肩,“我可就带了那么一发弹夹,现在我已经没子弹了。”
“你们的武士精神不会提倡伤害一个没有武器的女人吧,嗯?”
“对你奉行武士精神简直就是一种侮辱。”
半藏终于说话了,他的准心移到了艾米丽的眉心。这个法国女人总是一副胜券在握的轻松模样,他想看看她在死亡的瞬间还能不能保持这种表情。
“说真的,你对黑爪的招募一点兴趣都没有?”艾米丽试着往旁边走了走,半藏的箭紧随着她移动,没有偏离准心,始终保持着蓄力的状态。“黑爪可以帮助你重建你父亲的帝国。”
“那么代价是什么?”半藏对艾米丽的试探嗤之以鼻,“我牺牲自由,沦为黑爪的走狗?就像你一样?”
艾米丽对半藏的挑衅无动于衷,因为比起他试图激怒她的手段,她有更好的应对方式。
“黑爪给我最大的自由,就是我不用为了杀掉自己的亲人而感到痛苦内疚。”看见半藏僵了一下,握弓的手猛然抓紧。“而你就不一样了,半藏。”
艾米丽趁着半藏短暂的失神,左手的抓钩瞬间飞出,把半藏握弓的手腕紧紧钉在他身后的墙壁上。利用抓钩的拉力飞身向前,一脚踢开他的弓箭,再灵活地转身,抓起他另一只手,等半藏反应过来后,他已经坐到了地上,被抓钩和毒雷同时固定在身后的墙上,最具威胁性的双手动弹不得。
手一挥,抓钩的钢链在半藏的脖子上绕了一圈。她再一拉,收紧钢链,欣赏着半藏呼吸困难的挣扎表情。
“你会害怕照镜子吗?”艾米丽用右手捏起半藏的下巴,仔细端详着他的脸。“你照镜子的时候,会不会看到你弟弟的影子呢?”
半藏的脸不知是因缺氧还是愤怒而涌上了血色,他不说话,双手在用力地挣扎。钢链嵌入肉里,鲜红色的血液顺着伤口滑下来,使他红色的纹身更为艳丽。
艾米丽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他披着的狼皮上,狼眼冷冷地看着她,如它的主人一般骄傲。
“独狼,呵。”
艾米丽伸手抓住那张狼皮,把它扯了下来,扔到一边。她的手指掂起半藏披散下来的灰色头发,在指尖绕了一圈。
“你大概,没有碰上过能征服你的猎人吧。”艾米丽突然把脸凑到半藏的脸前,“你介意我来当那个猎人吗?”

观众老爷们有什么心得可以在下面评论一下,非常感谢你们喜欢我的文,但我也很希望能看到一些文评和感想或者是意见和建议XD

未亡人【76天使/bg】

安吉拉·齐格勒每一年,每一天,每一个午夜,都会来到这里。她穿着纯黑色的便服,定定地注视着杰克·莫里森的雕像。
可是那只是冷冰冰的雕像,它不会温柔地笑,不会在战场上冲锋,不会兼顾每个角落的战友,也不会为了让她开心,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送她一个小礼物。
安吉拉垂下视线,看着“这里埋葬着杰克·莫里森,守望先锋的领导人”字样,心口那道愈合的伤疤再一次裂开,硬生生地抽痛。
这里长眠着她的爱人。
他的死亡给她带来了沉重的打击,一度让她颓废消沉。闭上眼,看见他温暖的笑;躺上床,听见他急促的喘息。安吉拉想逃离两人一同相处过的地方,外面的“英雄”海报却无处不在。
无时不刻在提醒她,她的爱人死了,而她没办法带他回来。
安吉拉的双手插在裤袋里,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那块墓碑。她的内心早已平静,趋于死寂。
午夜风起,寒气逼人,只穿一件薄羊绒的医生不禁打了个寒战,但她没有无动于衷,只是呆呆地望着墓碑。
一声轻咳突然从身后响起,安吉拉被吓了一跳,讶异地转头,发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,站着一个戴面具的男人。他靠在一棵树上,护目镜的红光在黑夜里异常醒目。
“你是……”安吉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男人,手握住了别在腰上的枪。她觉得这个人有种熟悉感,但又说不上来自哪里。
“一个朋友。”士兵76向前走了几步,声音低沉嘶哑。
“他的?”安吉拉往墓碑方向偏了偏头。
“……嗯。”
“我没听说过他有你这样一位朋友。”
“现在你听说了。”
安吉拉不想随便信任他,但自从士兵开口说过第一句话后,她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个人是可以信任的。
“为什么要在晚上来?”士兵慢慢地走到安吉拉身边,和她保持一个礼貌而疏远的距离。
“我听说,死去的灵魂会在晚上重返世间,完成没有实现的心愿。”安吉拉的声音因为冷,有些颤抖。“如果我每一个祭日都来到这里,会不会有可能见到他呢?”
士兵沉默不语。
“这的确不是一个博士该想的东西。对不对?”安吉拉苦笑了一下,“可是我真的想再见到他,再和他说说话,哪怕是看一眼……他已经离开我了,只不过是我放不下。”
一件夹克轻轻地披在她肩膀上,挡住了夜晚的寒风。士兵没有说话,他似乎在注视着她,然后转身离开。
奇怪的人呢。安吉拉把手放在士兵脱下来的外套上,轻轻地摩挲着它破损的边缘。
你的朋友,和你一样都这么温柔呢。

一夜【76天使/开辆小车车/bg/有肉

怕被和谐所以贴个链接XD
天使魅魔皮肤,76爸爸器大活好【?
如果手机搜不出来可直接移步新浪微博@远藤与犬
直接搜索76天使就好

这是两年前的文啦,没想到现在还陆陆续续有小可爱在看,谢谢你们喜欢这篇文,爱你们哟
http://m.weibo.cn/3589122137/3994762585782707?sourceType=sms&from=1067095010&wm=9848_0009

记梗……

多数是个人/友情/bg,bl不是很驾驭得来……只吃得下麦藏
偶像组:装成粉丝在机场拦下卢西奥要签名的D.va
狙击组:传说皮肤の对决!女猎手vs白狼
76天使:魅魔断掉的翅膀和士兵破碎的面具
老干部:小巷爆肝战,两个叔叔哪个肾更好?

无法撤销【Reaper个人/非cp向/略血腥慎入】

莉娜·奥克斯顿面对着那扇禁闭着的门,犹豫了很长时间。写着“安吉拉·齐格勒”名字的门牌从门框上掉了下来,凄凉地躺在地上
她不敢敲门,齐格勒博士这几天的状态异常消沉,她鲜少离开办公室,不吃饭也不休息,像是发了疯似的沉浸在堆积如山的数据里。
莉娜知道安吉拉拼命想找到弥补过失的办法,对加布里尔·莱耶斯的愧疚几乎要压垮了她。所有的守望特工——在爆炸中活下来的特工,都选择了默默支持她。
但他们的支持和安吉拉的废寝忘食,都改变不了一个残酷的事实。
“博士。”
莉娜终于鼓起勇气敲了敲门,她飞快地思索着怎么不把情况说得……那么残忍。
“抱歉打扰你工作了,但是你现在,呃,必须亲自到隔离病房看一看莱耶斯——”
接下来的话被开门的声音打断了,安吉拉·齐格勒站在门口。她向来温柔舒展的眉毛狠狠地拧在了一起,眼睛下面有浓重的黑眼圈。
“情况更坏了,是吗?”太久没说话的她的声音嘶哑得就像个老太太。
“呃,其实也没有那么坏,就是有些,吓人?好吧,我不知道怎么说,你最好去看看。”
看见安吉拉脸色一白,呼吸陡然急促,莉娜吓得赶紧扶住了她。但安吉拉拒绝了她的帮助,深吸一口气,小跑着去了医疗部。
三个人守在重症隔离室的门口,一言不发,气氛异常沉重。麦克雷靠墙坐在地上吞云吐雾,脚边满是烟头。莱茵哈特吊着一条胳膊来回踱步,托比昂的双手来回搓动,暗示他的焦虑。
急促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,三个男人不约而同地往那个方向望去。看见安吉拉后,他们并没有如释重负,而是更显阴沉。
安吉拉在离隔离间的几步远时猛然刹车,她紧紧注视着门把手,开始轻微颤抖。
“做好心理准备,”麦克雷低头点燃了一只雪茄,吸了一口又用力把它摁灭在左手的机械臂上。“里面的那个……我真不想承认那是莱耶斯。”
“你要是需要我们,叫一声就好。”莱茵哈特慢慢地补充。
要我说,一开始还不如让他死了好。
想起前几天麦克雷对自己说的话,安吉拉吞了几口唾沫,仿佛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,飞快上前,开门走了进去。
失去了隔离间防护门极佳的隔音效果,安吉拉感觉自己仿佛走进了地狱。因极度痛苦而撕心裂肺的惨叫回荡在狭小的空间里,令人毛骨悚然。安吉拉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样踉跄地倒退几步,她的心脏猛烈地撞击着胸腔,疼得她脸色惨白。
走近莱耶斯所在的病房,野兽般的咆哮越来越大。安吉拉在防弹玻璃墙前站定,一点一点地抬起眼睛。
莱耶斯身上原本穿着的病号服被撕成了碎片,病房里所有的物品,床、点滴架、斗柜、装饰用的花瓶、一些医疗应急设备,都被砸的支离破碎,扔的到处都是。
地上有拖曳的血痕和一滩又一滩的血迹,都是触目惊心的黑色。事实上,整个病房里都充斥着可怖的黑烟。
但最可怕的,还是不断在一地碎玻璃和铁渣上痛苦挣扎的莱耶斯。
他一只手用力掐着自己的脖子,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堵住了气管;另一只手呈爪状在赤裸的胸膛上狠狠撕扯,大有活生生把自己心脏扯出来的架势。但他没有成功,因为他的脖子和胸膛在下一秒突然诡异地扭曲变形,紧接着肌肉撕裂开来,化为一潭紫黑色烟雾。失去了身体的头颅再一次发出惨叫,没能叫多久,莱耶斯的头迅速地膨胀爆炸,和其他部分一样变成了烟雾。
安吉拉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,整个人像木头人偶一样伫在原地,汗水飞快地顺着下巴滴到地上。她像聋了一样听不见任何声音,只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喘息和激烈的心跳。
她看着那团黑色烟雾迅速聚集,互相包围互相吞噬,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,又迅速消散,重得形体的赤裸男人摇摇欲坠地跪在地上,脖颈向前弯成一个心惊的弧度。
无法挽回了。尽管安吉拉依然坚持着他还有救的想法,但却事与愿违。莱耶斯的身体细胞在不稳定的粒子离合作用下以极快的速度衰老,又以极快的速度重生。这个痛苦的过程循环往复,永无止境。
安吉拉查了查房间内数据板没被莱耶斯砸坏前所记录下的身体数据,心跳趋零,呼吸趋零,新陈代谢趋零,器官机能……趋零。
零,零,零!
安吉拉木讷地把数据板放好,再度转回玻璃墙边,莱耶斯正试图站起来,但不停虚化成烟雾的小腿根本没法支撑起他的体重,他又重重地摔了下去。
麦克雷说的对,莱耶斯的归宿应该是宁静的陵园,而不是因为她为了救活在废墟中奄奄一息的他,使用了还在实验阶段的“复生”技术,让他变得……生不如死。
我一定很自私吧,莫里森尸骨无存,便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莱耶斯的身上。只是为了让他活下来,却从来没考虑过这项技术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。
安吉拉回过神时,莱耶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,站到了她前面。他严重毁容,只剩下嘴和灰蒙蒙的双眼还清晰可见。
“我‘活'下来了,开心吗?”
嘶哑的声音响起,穿透防弹玻璃墙,狠狠地击中了安吉拉的胸口。她颤抖着倒退一步,半张着嘴发出几个模糊的音节,却什么都没说出来。
莱耶斯看着她退缩的狼狈样子,冷笑起来。安吉拉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表情——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恨,愤怒与绝望的混合体。他突然举起拳头,拼尽全力朝她脸上砸来。
“嗵”的一声响,她以为玻璃要碎掉了,但碎掉的是莱耶斯挥拳的胳膊。他那只手从肩膀处断掉,只余黑烟盘旋。莱耶斯闷哼一声,用力咬住嘴唇,硬生生把惨叫咽了下去。
“莱耶斯……这不是我的本意。”
安吉拉艰难地开口,把手放在玻璃墙上。
“不是你的意思,难道是莫里森那个狗娘养的意思吗?他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我们的矛盾,打算把我变成这个鬼样子,好让我不再攻击他的决策?”莱耶斯毫不留情地攻击脸色惨白的医生,“那小子现在躲在哪里看戏?”
莫里森。
“他……死了。尸骨无存。”
安吉拉感觉说这句话的时候,每一个字都是从心上剜下的一块肉。“所以莱耶斯,我必须要救你,我们已经失去了他,我们不能再——”
“杰克死了?”
莱耶斯本来冷笑着的脸突然僵住了,接着突然扭曲起来。安吉拉以为那是失去好友的悲恸,但那是新一轮的细胞重组,这一次,莱耶斯没能忍住极端痛苦,像发疯的野兽一样挣扎、咆哮。
安吉拉再也不能忍受在这里多待,她闭上眼,凭记忆朝门口走去。
“记住,医生,你的命,”莱耶斯冷漠的声音飘荡在四周,“我迟早会拿。”
“以及,莫里森夺走了我的一切,我也要夺走他的。”
“你想杀了我们?”安吉拉此时格外平静。
“不,我要你们比这痛苦百倍。我会把你放在最后一个,让我看看你到底能用那技术从死神那救回多少个人——或者再创造多少个死神。”